一直都有这种说法,说如果不是三王叛逃,清朝不可能掌握先进的火器技术,最多只能在关外耍耍威风,事实果真如此吗?

问题:一直都有这种说法,如果不是三王叛逃,清朝不可能掌握先进的火器技术,最多只能在关外耍耍威风。

问题:明军引以为傲的火器部队,为何败给了努尔哈赤的八旗军?

答:早在努尔哈赤健在时,八旗军队的火器水平,已经到了非常高的地步。有些方面,甚至已经远远反超明朝。

回答:

回答:

很多喜欢明清历史的朋友,经常会得出八旗军队不懂火器的错觉,这很大程度上,都是受了好些历史知识为负的武侠小说的误导。事实是,作为一支十七世纪起,东亚大陆上出名凶悍的强大军队。八旗军队的强大之处,绝不止战斗力与战略战术。技术的进步,更是重中之重的一环!

努尔哈赤时期,八旗军个别人使用火器的情况可能会有,但是就整体而言,八旗军的火器水平基本是零。

明朝在网络上已经被明吹吹上了,比如说火器这一项上,明军火器已经被吹的远胜西欧。而实际上,明朝火器型号繁杂、质量低劣,而且远远落后于洋人,仅仅相当于欧洲中世纪早期火器的水平。

所谓八旗军队靠弓马骑射打天下的论调,也只有清朝末年,那些不学无术的八旗子弟们才会这么想!

八旗军擅长的战术是骑射为主,通过高速机动,集中优势兵力,两翼包抄、大开大阖的运动战,这一点在萨尔浒之战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以下是几种明军大量装备的火器。
图片 1火门枪
图片 2碗口铳
图片 3相当于欧洲小型射石炮水平的大将军炮

而在努尔哈赤打造八旗军的真实历史上,作为一名曾经担任过明军军官的枭雄,他当然明白火器的重要意义。而且以《神器谱》的记载,万历九年,当努尔哈赤还在向明朝装孙子时,他就已经在苦心经营八旗军自己的火器部队了——除了诱骗大量辽东明军火器兵来自己部队效力,还大搞走私买卖,长期用貂皮来换硝石硫磺,就为发展火器!

攻城方面,在抚顺,八旗军是通过奇袭李永芳得手,在开原、铁岭是乘胜进击。在沈阳、辽阳,是明军自己战术不当,让八旗军得手。在广宁系列战中,八旗军在西平堡遭遇重挫,守将罗一贯率军抵抗一昼夜,炮火轰死众多八旗军。最后只是因为火药用尽,西平堡失守。

当然,明朝后来也引进了佛郎机和红衣大炮,但是佛郎机属于被欧洲正规军淘汰后给商船自卫用的民用火炮,红衣大炮也是一款12磅的民用长炮(炮管长度达不到长炮的长度),应该属于东印度公司16世纪购买的产品。
图片 4在欧洲重型加农炮面前,红衣大炮勉强算是中型火炮

比起努尔哈赤悄无声息的努力来,号称长期火器装备强大的明王朝,其实是一直在送大礼!

图片 5

所以明朝的火器根本没什么可以引以为傲的,反而被欧洲人一顿嘲笑。而且由于明朝属于内敛性王朝的缘故,保守力量异常强大,不管是佛郎机、红衣大炮还是鸟枪,都没有撼动原始火器在明军中的地位。

图片 6

在这些交战当中,八旗军缴获了明军大量的火炮、火铳,但都没有用到后续的作战当中。其中的原因,第一是这些火器与八旗军的作战方式不匹配,用不上。第二是八旗军不会用,用不好。

而且,明军披甲率并不高,大多数的部队都是仅有胸甲或者是无甲的轻步兵。
图片 7
图片 8而反观八旗呢?(八旗兵)所带盔甲、面具、臂手,悉皆精铁,马亦如之。我兵盔甲既皆荒铁,胸背之外,有如徒袒,贼于五步之内,专射面脇,每发必毙,谁能抵敌!这是明朝自己的记录,根据@论史
君的指正,这是徐光启的报告。
图片 9没有马甲,还好意思说自己是重骑兵?
图片 10之所以八旗军士会大量装备盔甲,准确点说,这是得益于八旗军士要自己准备盔甲,以及战马和兵器。自己给自己准备,当然要选防护优良的铠甲,尤其是重甲武士,更需要质量高的铠甲。而明军的铠甲由国家发放,由于明朝糟糕的财政以及户籍制度,根本不可能保证其质量,即便是仅仅一层胸甲,也是质量堪忧。反而辽东军阀的私人雇佣兵却能和八旗兵一样准备一套优良的铠甲,也是讽刺。

当时的火炮比较原始,炮身笨重,威力也有限。八旗军带着这么一个大铁疙瘩,非常不方便。炮车之外还要配备火药、铅子,放一炮需要一大帮人忙活半天,弄不好还会把放炮的人炸死、震死。

而且在火器战术上,八旗兵因为严明的军纪以及军士们过硬的心理素质,火器运用上更为熟练。同样是徐光启的报告:

图片 11

如近攻辽阳东门,贼来止七百人,车载大铳,我川兵千人逆之。贼发虚铳二次,我兵不损一人,因而直前搏战。迨至二三十步,真铳齐发,我兵存者七人而巳。

单兵火铳方面,也同样麻烦,装药装铅子,打火点火,鼓捣半天才能放出一枪,威力也不大,遇到下雨潮湿的天气还不能用。而八旗军都是射箭的好手,火铳在他们看来真不如一根烧火棍顺手。

之后徐光启还吐槽,我曾多次教导军士们敌人离近了再齐射,结果竟然被鞑子学去了,而我兵只会远远的放枪,等到鞑子离近了,全部作鸟兽散。

到了天启年间,袁崇焕总结明军惨痛的教训,在宁远首倡依城用炮的战术,给了努尔哈赤结结实实的教训。努尔哈赤来不及总结就挂了,皇太极上来,领导的第一次宁锦大战就打得灰头土脸,这才开始重视火炮。

实际上,清军对火器有更浓厚的兴趣,努尔哈齐就将缴获的火器分发给摆牙喇兵,并抓捕明朝的工匠打造火器。而且由于满洲大汗此时对于火器手、工匠高看一眼,并给与其丰厚的报酬,因而明朝的军士、工匠往往因为待遇问题投了满洲大汗,甚至有明朝重金培养的炮手以及铸炮工匠集体反水投奔后金的案例。从此,八旗兵不仅在战斗力上远强于明军,火力上也完全胜过明朝。
图片 12松锦大战期间,清军一次性拉出了六十门红衣大炮和明军对轰,而明军虽然有秋千件火器,但是能威胁到清军的只有十六门红衣大炮。而且清军的炮手军事素质远强于对面的同行,清军每次齐射,炮弹都会落到明军的头上,而明军每回齐射,炮弹不是打到了清军的阵前,就是从清军头顶飞过去。明军仅剩的精锐部队,就被清军凶猛、精准的炮击给吓破了胆,最后全线崩溃,被斩首五万余级,数以万计的溃兵淹死在海里。

皇太极用佟养性领导汉军和汉人工匠,研究火炮的铸造和使用,但水平不济,所以皇太极想出了围点打援的战术。

我曾经计算过,清朝在入关前,至少消灭了三十万明军,而明军的精锐部队,基本上都被清军刷了人头。所以,明朝被清朝取代,实在是天意。

图片 13

回答:

大凌河之战,八旗军得到大量明军火器,后来孔有德等人也带来许多。这两次都是明军成建制地投降,再加上皇太极的重视,八旗军在火炮的使用上,终于有了些模样。

这里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在工业时代以前,火器根本不能100%的决定战争胜利,只能说可以起到不小的作用(海战除外);第二就是明军的火器质量在万历后期严重下滑,劣质军火太多,已经不堪一用。
图片 14

有一点需要注意,八旗军铸造、操作火炮的,都是汉军。这一个重要条件,在努尔哈赤时代并不具备。

首先明军虽然装备了大量火器,但是就火器运用的战术而言,明代惯用的三叠阵还处于线列战术的初级阶段,这就意味着,火器虽然可以对敌军造成的一定程度的杀伤,但是最后还是要靠冷兵器来决定胜负。就比如同时期的古斯塔夫方阵,虽然可以利用独立的炮兵建制和排枪战术来打散西班牙方阵和天主教联军骑兵,但是最后决定胜负的还是阵营中的长枪兵和大剑士以及近战骑兵主导的白刃战。一直到拿破仑战争期间,火枪组成的排枪线列战术才完全成熟,自此火器才全方位的对冷兵器占据了优势。而明军和早期的八旗军相比,近战就是鸡肋,所以基本上战争的主动权总会一不留神就到了努尔哈赤手里。
图片 15

回答:

再就是明军火器装备的劣质性。首先是“俞龙戚虎”的战车建制的崩溃,在经历了嘉靖晚期、隆庆和万历前十年的军制改革后,明军采取了以车制骑的战术,大力开发各种战车,到万历十年,辽东共造大小战车3867量,但是经过了万历三大征以及俺答封贡等原因,战车损失严重补充却很少,到萨尔浒之战前夕,辽东镇的战车总数已经不足1000。另外由于边将为了增加家丁武装的战斗力,将募兵们的饷银拿去补贴家丁,包括军备也是把最好的留给家丁,导致了普通士兵手里的装备质量都不高(这也是因为明末官场极度腐败,武器监造力度不够造成的)。根据熊廷弼的描述,辽东军的鸟铳手“三十人射打通计仅中一铅”,最后得出结论,辽东驻军九万多人,真能打的不过八千人,而且分散在各个城堡里,还不能集中战力。
图片 16

早在努尔哈赤健在时,八旗军队的火器水平,已经到了非常高的地步。有些方面,甚至已经远远反超明朝。

除了军备质量和训练得不到保证,就是明军的火器种类,也是相对比较差劲的。虽然辽东军装备了大量的火绳枪,但是仍然不如火门枪的总量多,并没有压倒之势。再就是明军的火门枪相比于明初时的火门枪,威力要逊色很多,因为不管是三眼铳还是快枪,口径和铳长都要比之前的洪武大铳或是蓟镇快枪小了不少,这就导致火器的破甲能力大打折扣,而八旗军主力都是身负重甲的重步兵,即使没有盾车的保护,凭借甲胄八旗勇士依然可以抵过明军大多数的火枪射击。至于大将军炮佛郎机一类的中型和轻型火炮,要么就是不符合力学容易炸膛,要么就是气密性不高威力不够,总之在红夷大炮和鲁密铳装备之前,明军的火器并没有对八旗占有多少优势,反倒是成了减弱明军近战实力的绊脚石。
图片 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