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山岛航拍图

  让王继才感到愧疚的不仅只有父亲和大哥,还有他心爱的女儿。平时女儿不在身边,对女儿关心少,他曾向女儿承诺,待女儿出嫁时,他一定回去为女儿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可等到那一天,王继才还是坚持守岛、升旗巡逻。

老王走了?我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虽然老王老王叫惯了,可他比我小啊,怎么说走就走了?从2014年第一次采访王继才开始,我每年都上岛看他。再过两天就是“八一”建军节了,本想这两天上岛去,没想到还没赶上过节,就已阴阳两隔。驱车赶往连云港灌云县和老王道别,3个小时的路程,漫天的大雨随着泪水一起滑下,想起和老王相识、相处的很多事。

慈母故去,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

  2017年2月21日,王继才夫妇在江苏开山岛的码头上合影。韩瑜庆/摄

“两个人的五星红旗”变成了一个人的,我看着掩面哭泣的王仕花,想起老王曾和我说,是妻子的陪伴,冲淡了海水的苦涩腥咸。如今,老王走了,谁来守岛,谁来升旗?

却是扼守黄海的前哨阵地。

  支持王继才夫妻坚守孤岛的,还有理解和支持他们的家人。王继才的父亲是个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老战士,对王继才守岛是一百个支持。王继才的母亲跟他说:“你为国家守岛,做的是大事,就是我死的时候你不在身边,也不怨你。”为了坚定自己“守岛”的信念,王继才的儿子一出生,他们就给儿子取名“志国”,喻意民兵战士的后代要心怀祖国。令他们欣慰的是,儿子研究生毕业后现在也成为了一名现役军人,接过了保家卫国的钢枪。

(本报江苏开山岛7月29日电本报记者郑晋鸣)

图片 1

  30年来,每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夫妻俩就会沿着陡峭的台阶,来到小操场举行两个人的升旗仪式,王继才展开国旗,王仕花庄重敬礼。王继才说:“国旗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象征,是国家尊严的象征,开山岛随小,却是祖国的领土,必须插上五星红旗。只有看着五星红旗在海风中飘展,才觉着这个岛是有颜色的!”

2014年,也是在酷暑天,我第一次登上开山岛,在岛上和王继才、王仕花共处了5天,被他们夫妻俩28年坚守小岛,只为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的故事深深感动,写下了长篇通讯《两个人的五星红旗》,引起强烈反响。40天后,当我再次上岛时,我记得王继才给我放了一段他母亲的视频:“儿子啊,你是为国守岛,就是我去世的时候你不在身边,我也不怪你。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但在我心中,尽忠就是尽孝,守海防就是尽大孝。”他哽咽着告诉我,老父亲、老母亲病重时,自己都在执勤,没能回去,“这视频,我反反复复看过几百遍,老母亲的叮咛,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为海疆方寸土,置安危于度外,守岛便意味着要经受与亲人生离死别的考验,这一次,老王成了那个别离的人。

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17年1月1日,王继才夫妇在开山岛的最东边举行向国旗敬礼仪式。开山岛位于中国黄海前哨,邻近日本、韩国公海交界处,面积仅0.013平方公里,距最近的陆地江苏省连云港灌云县燕尾港约12海里,岛上野草丛生,海风呼啸,人迹罕至,条件极其艰苦。在这里坚守30年的王继才夫妻被人们称为“孤岛夫妻哨”。新华网/李响

老王曾说,因为这面每天飘扬的五星红旗,这么多年的苦和痛都有了意义。我仿佛又看到,当清晨5点的太阳跃出海平面,王继才带着王仕花,扛着旗走向小岛后山,一人升旗,一人敬礼,没有国歌,没有奏乐,却庄严肃穆。

他的承诺,化作定海神针,

  王继才、王仕花夫妇坚持30年举行升旗仪式,感动了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官兵。2012年元旦,天安门“国旗班”首任班长、第八任班长和“国旗护卫队”现役官兵代表来到开山岛,与夫妇俩共同举行了一次特别的升旗仪式。

7月27日,全国时代楷模、开山岛守岛英雄王继才在执勤期间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生命定格在58岁。

未能及时赶至床前尽孝;

图片 2

当王继才夫妇守岛事迹跨过黄海海面,伴随着各级媒体广泛宣传报道,人们才知道了开山岛,认识了王继才和王仕花,来自各方的关切也越来越多。岁月流转中,开山岛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岛上的情况越来越好,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解决了用电难题,电视机、空调等家电一应俱全,6间旧营房做了重新整修,盖上了卫生间和浴室。夫妻俩在岩缝间的“巴掌地”里种活了青菜,栽活了100多株小树苗,把石头岛变成了绿岛。可就在这个和当年上岛时一样炙热的7月,老王却永远离开了。

图片 3

图片 4

大雨还没停,开山岛在哭泣,岛上无人值守……海风吹过,苦楝树哗哗作响,无花果树已结了一树的果子,两只狗还在等主人回来,哨所里的望远镜正静眺远方,老王,礁石上的那4盏灯可还能照亮你回来的路?

未能参加葬礼追悼;

  截至目前,已有5000多人上岛参观学习。社会各界的支持,更加坚定了夫妻俩的信念:“再大的苦、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会克服,只要一天能动,我们就要让五星红旗在开山岛上高高飘扬!”2017年2月21日,王继才夫妇在开山岛上例行巡岛。

责任编辑:李沅津

一座岛 两个人 三生不离

  王志国(左三)和姐姐一家在开山岛上和父母团聚(2015年2月13日摄)。边防干警王志国是王继才夫妇的儿子,由于要在连云港灌南边防大队值哨,无法在除夕夜和家人团聚,因此,他提前来到开山岛,陪父母巡岛,和家人提前团聚。

到达灌云,和老王见了最后一面,我心里和他念叨:“你说守到守不动,老王,现在好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走向岁月的深远,走向永远的崇高。

  2017年2月21日,王继才在江苏开山岛上眺望远方。

2016年“五一”,开山岛上的第30个劳动节,我再次上岛,岛上营房的门上多了副对联:“甘把青春献国防,愿将热血化丹青。”王继才乐呵呵地说是自己专门找人写的。岛上的旗杆被海风吹坏了,他急坏了,哪里顾得上睡觉,连夜修好旗杆。我问他:“没人要求,没人监督,没有人看,你为什么还要这么较真?”“开山岛虽然小,但它是祖国的东门,我必须插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王继才转过身子对我说,“只有看着国旗在海风中飘扬,才觉着这个岛是有颜色的。”我忘不了他当时的认真和他眼中溢满的深情和坚定,可这一次,老王升旗时沙哑却响亮的“敬礼”声却再也听不到了。

而纷纷拔脚。

  虽然身处孤岛,但他们时刻关心国家大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收音机是他们了解外界的唯一媒介。30年来,他们听坏了19台收音机。每当听到海防形势有微妙变化时,他们就会提高警惕,自觉加强巡逻。

每次从开山岛上回来,我都在想,人们陆续地来,陪他聊聊天,喝点小酒,但热闹终归属于外面的世界,王继才从没有离开过这个方寸小岛,喧闹走远,寂静和孤独永远是开山岛的脾性,在岛上住两三天,我都急得直抽烟,又有谁能想象、谁能忍受32年的孤独和坚守。

1986年7月,26岁的生产队长兼民兵营长王继才接到任务,第一次登上这个无人愿意值守的荒岛,人们都说,去守岛就是去坐“水牢”,但王继才最终决定服从组织安排,留了下来。妻子王仕花不忍丈夫一人受苦,选择辞去工作,和丈夫一同守岛。整整32年,夫妻俩过了20多年没有水没有电,只有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炭炉、一台收音机的日子。

图片 5

一朝上岛,一生卫国。王继才的一生,是以孤岛为家,与海水为邻,和孤独做伴的一生,他和妻子把青春年华献给了祖国的海防事业。1986年,也是在7月,26岁的生产队长兼民兵营长王继才接到任务,第一次登上这个无人愿意值守的荒岛,人们都说,去守岛就是去坐“水牢”,但王继才最终决定服从组织安排,留了下来。妻子王仕花不忍丈夫一人受苦,选择辞去工作,和丈夫一同守岛。整整32年,夫妻俩过了20多年没有水没有电,只有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炭炉、一台收音机的日子。台风大作,无船出海,岛上的煤用光了只能吃生米;没有人说话就在树上刻字或是对着海、对着风唱歌;没有人接生就只能丈夫自己接生;植物都不能在岛上存活,一斤多的苦楝树种子撒下去只长出一棵小苗;儿女在岸上无人照看,家中失火导致孩子差点儿丢命;大女儿结婚时,化了5次妆都被泪水打湿,进礼堂时,一步三回头,可父母却迟迟没有来……生活虽然苦,心里虽然苦,可王继才夫妇几十年如一日守着小岛,升旗、巡岛、观天象、护航标、写日志……每天的巡查日志堆起来已有一人多高,每个凌晨五星红旗都会冉冉升起,每次遭到上岛犯罪分子威胁甚至殴打也从不屈服。为了守岛,夫妻俩尝遍了酸甜苦辣,32年,11680天,枯燥、孤独、无助,每一天都重复着相同的日子,但王继才心中有一个信念:家就是岛,岛就是国,守岛就是卫国。

责任编辑:

  2017年2月21日,王继才夫妇在开山岛上例行巡岛。

2015年春节,我上岛和他们夫妻俩一同吃团圆饭、迎新春。王继才当时刚从北京参加完2015年军民迎新春茶话会回来。他兴奋地告诉我,习近平总书记亲切会见了全国双拥模范代表,总书记还和他聊了天。“总书记这么关心我们,我们更要守好开山岛,组织交给我的任务,我就要守岛守到守不动为止。”每次问起老王,要守到什么时候,他总这样跟我说,说要守到守不动为止。他没有说空话,这一次,老王看来真的是守不动了。

  2017年2月21日,王继才夫妇在给陪伴他们的小狗喂食。

新一代的守岛人,

  交汇点讯 在距连云港市灌云县燕尾港12海里的地方,有一座面积仅0.013平方公里的小岛——开山岛。岛上无电无淡水,野草丛生,海风呼啸,人迹罕至。这样一个小岛却扼守着连云港、盐城市的海上要冲,地理位置对于海防国防十分重要。

开山岛条件好了,

  30年来,接受过王继才夫妻救助的渔民不计其数,过往的渔民都称他们是“海上守护神”。

“岛主”:王继才

图片 6

升旗、巡岛、观天象、护航标、写日志……每天的巡查日志堆起来已有一人多高,每个凌晨五星红旗都会冉冉升起,每次遭到上岛犯罪分子威胁甚至殴打也从不屈服。为了守岛,夫妻俩尝遍了酸甜苦辣,32年,11680天,枯燥、孤独、无助,每一天都重复着相同的日子,但王继才心中有一个信念:家就是岛,岛就是国,守岛就是卫国

图片 7

图片 8

  上世纪80年代初,开山岛由解放军驻守。1985年部队撤出后,交给地方武装部门管理,成立了开山岛民兵哨所。当地武装部先后派过4批10多个民兵上岛守护,最长的待了13天,最短的刚上岛就离开。1986年7月,县人武部政委找到了26岁的民兵营长王继才,让他担任起守岛重任,王继才一口答应下来,瞒着家人上了岛。

王继才王仕花夫妻俩结伴巡逻

  现在的王继才夫妇都已快60多岁,但王继才说:“守岛是我们的本职,党和政府这么关心我们,我们一定守好开山岛每一天,直到守不动为止!”

他的承诺,化作不灭的精神,

  30年风来雨去,谁愿用这大好光阴浪费在这孤岛上?是怎样一种精神,让他们面对孤独与寂寞仍默默坚守?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跟随王继才、王仕花夫妇登上开山岛,首次采用航拍方式,探寻他们背后的故事。

啊,心光透亮苍穹,

图片 9

在我们的血脉中赤诚炽烈地燃烧。

  岛上夏天特别湿热,冬天异常异冷。天热的时候夫妻俩只好睡到房顶上,天热的时候他们不得不搬进山洞里。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夫妻俩都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和眼中的湿疹。医生告诉他们,只有离岛才能根治。但为了守岛,夫妻俩不得不放弃治疗,病发时常常在夜里疼醒,只能互相敲打止疼。

都因难以忍受其清苦和落寞的煎熬,

  2017年2月21日,王仕花在岛上整理多年来的海防日志。

护佑着岛上的五星红旗,又迎来东方欲晓;

图片 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