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青春观后感

张纮,在小说《三国演义》中的名头也算是非常响亮的。小说第十五回“太史慈酣斗小霸王
孙伯符大战严白虎”中是这样写的:

张纮,在小说《三国演义》中的名头也算是非常响亮的。小说第十五回“太史慈酣斗小霸王孙伯符大战严白虎”中是这样写的:

张纮,字子纲,广陵人。东吴谋士,和张昭一起合称”二张”。孙策平定江东时亲自登门邀请,张纮遂出仕为官。后来,张纮至许都为孙策求官,至此就在留在了许都。但孙权继位时张纮又返回了东吴,任长史之职。张纮后来建议孙权迁都秣陵,孙权正在准备时张纮病逝,其年六十岁。孙权为之流涕。

瑜谓策曰:“吾兄欲济大事,亦知江东有二张乎?”策曰:“何为二张?”瑜曰:“一人乃彭城张昭,字子布;一人乃广陵张纮,字子纲。二人皆有经天纬地之才,因避乱隐居于此。吾兄何不聘之?”策喜,即便令人赍礼往聘,俱辞不至。策乃亲到其家,与语大悦,力聘之,二人许允。策遂拜张昭为长史兼抚军中郎将,张纮为参谋、正议校尉,商议攻击刘繇。

瑜谓策曰:“吾兄欲济大事,亦知江东有二张乎?”策曰:“何为二张?”瑜曰:“一人乃彭城张昭,字子布;一人乃广陵张纮,字子纲。二人皆有经天纬地之才,因避乱隐居于此。吾兄何不聘之?”策喜,即便令人赍礼往聘,俱辞不至。策乃亲到其家,与语大悦,力聘之,二人许允。策遂拜张昭为长史兼抚军中郎将,张纮为参谋、正议校尉,商议攻击刘繇。

图片 1

这样的开场白,让读者觉得这“二张”一定是不同凡响。这个张昭,在小说中还能勉勉强强看到多少有点能力,但是这个张纮直到第六十一回“赵云截江夺阿斗
孙权遗书退老瞒”
病亡为止,是怎么也看不到张纮到底有什么经天纬地之才。这不能不说是小说作者的一个疏漏。不过,在一些资料中介绍张纮时,给他的定义也是很一般的。有一则资料说他是“东汉末年文学家。精于诗赋,着诗、赋、铭、诔多篇,《隋书·经籍志》着录有《文集》2卷,已佚。今存《瑰材枕赋》等文,载《艺文类聚》。工小篆、飞白,又善楷书。”的确,在后汉历史三国历史上,张纮是文彩飞扬,名声卓着。连才子陈琳遇到他,也甘拜下风,认为自己和张纮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不过,这种判断对于张纮来说,还不能概括地说明他的历史地位。历史上的张纮,不但是后汉末年的文学家、一代名士,同时还是一位对于孙吴政权草创、建立、巩固都起到关键作用的谋略家。

这样的开场白,让读者觉得这“二张”一定是不同凡响。这个张昭,在小说中还能勉勉强强看到多少有点能力,但是这个张纮直到第六十一回“赵云截江夺阿斗孙权遗书退老瞒”病亡为止,是怎么也看不到张纮到底有什么经天纬地之才。这不能不说是小说作者的一个疏漏。不过,在一些资料中介绍张纮时,给他的定义也是很一般的。有一则资料说他是“东汉末年文学家。精于诗赋,着诗、赋、铭、诔多篇,《隋书·经籍志》着录有《文集》2卷,已佚。今存《瑰材枕赋》等文,载《艺文类聚》。工小篆、飞白,又善楷书。”的确,在后汉历史三国历史上,张纮是文彩飞扬,名声卓著。连才子陈琳遇到他,也甘拜下风,认为自己和张纮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不过,这种判断对于张纮来说,还不能概括地说明他的历史地位。历史上的张纮,不但是后汉末年的文学家、一代名士,同时还是一位对于孙吴政权草创、建立、巩固都起到关键作用的谋略家。

子布;一人乃广陵张纮,字子纲。二人皆有经天纬地之才,因避乱隐居于此。吾兄何不聘之?”策喜,即便令人赍礼往聘,俱辞不至。策乃亲到其家,与语大悦,力聘之,二人许允。策遂拜张昭为长史兼抚军中郎将,张纮为参谋、正议校尉,商议攻击刘繇。

历史年表

张纮,字子纲,广陵人。早年到洛阳求学,钻研《易》、《尚书》、《韩诗》、《礼记》、《左氏春秋》等古代典籍。回到家乡后,被推荐为茂才,而张纮并没有接受。《三国志·张纮传》注引《吴书》中甚至提到:“大将军何进、太尉朱俊、司空荀爽三府辟为掾,皆称疾不就。”这个时候大约在中平六年之前,说明此时张纮已经是声名遐迩了。但是随着局势的日益混乱,张纮为了躲避战乱而迁居江东。此时正值孙策招募队伍,张纮便和同郡秦松一起投奔了孙策。《三国志·张纮传》中说张纮被授予正议校尉一职,从此成为孙吴谋谟之臣。《三国志·孙策传》中更是提到:“彭城张昭、广陵张纮、秦松、陈端等为谋主”;《三国志·陆绩传》云:“孙策在吴,张昭、张纮、秦松为上宾,共论四海未泰,须当用武治而平之。”这说明张纮和张昭一样,共同参与了孙策在江东一系列战役的策划工作。足见张纮在这个时期的地位。《三国志·张纮传》注引《吴书》中还提到:“纮与张昭并与参谋,常令一人居守,一人从征讨。”后来孙吴的继任者孙权对张纮也是非常尊重。同传注引《江表传》中说:“初,权于群臣多呼其字,惟呼张昭曰张公,纮曰东部,所以重二人也。”

张纮(公元153-公元212年),字子纲,广陵人。早年到洛阳求学,钻研《易》、《尚书》、《韩诗》、《礼记》、《左氏春秋》等古代典籍。回到家乡后,被推荐为茂才,而张纮并没有接受。《三国志·张纮传》注引《吴书》中甚至提到:“大将军何进、太尉朱俊、司空荀爽三府辟为掾,皆称疾不就。”这个时候大约在中平六年之前,说明此时张纮已经是声名遐迩了。但是随着局势的日益混乱,张纮为了躲避战乱而迁居江东。此时正值孙策招募队伍,张纮便和同郡秦松一起投奔了孙策。《三国志·张纮传》中说张纮被授予正议校尉一职,从此成为孙吴谋谟之臣。《三国志·孙策传》中更是提到:“彭城张昭、广陵张纮、秦松、陈端等为谋主”;《三国志·陆绩传》云:“孙策在吴,张昭、张纮、秦松为上宾,共论四海未泰,须当用武治而平之。”这说明张纮和张昭一样,共同参与了孙策在江东一系列战役的策划工作。足见张纮在这个时期的地位。《三国志·张纮传》注引《吴书》中还提到:“纮与张昭并与参谋,常令一人居守,一人从征讨。”后来孙吴的继任者孙权对张纮也是非常尊重。同传注引《江表传》中说:“初,权于群臣多呼其字,惟呼张昭曰张公,纮曰东部,所以重二人也。”

兴平元年,张纮有母丧。孙策数诣纮,咨以世务,曰:”方今汉祚中微,天下扰攘,英雄俊杰各拥众营私,未有能扶危济乱者也。先君与袁氏共破董卓,功业未遂,卒为黄祖所害。策虽暗稚,窃有微志,欲从袁扬州求先君馀兵,就舅氏于丹杨,收合流散,东据吴会,报仇雪耻,为朝廷外籓。君以为何如?”纮答曰:”既素空劣,方居衰绖之中,无以奉赞盛略。”策曰:”君高名播越,远近怀归。今日事计,决之于君,何得不纡虑启告,副其高山之望?若微志得展,血仇得报,此乃君之勋力,策心所望也。”因涕泣横流,颜色不变。纮见策忠壮内发,辞令慷慨,感其志言,乃答曰:”昔周道陵迟,齐、晋并兴;王室已宁,诸侯贡职。今君绍先侯之轨,有骁武之名,若投丹杨,收兵吴会,则荆、扬可一,仇敌可报。据长江,奋威德,诛除群秽,匡辅汉室,功业侔于桓、文,岂徒外籓而已哉?方今世乱多难,若功成事立,当与同好俱南济也。”策曰:”一与君同符合契,有永固之分,今便行矣,以老母弱弟委付于君,策无复回顾之忧。”

兴平二年,孙策创业,遂委质焉。表为正议校尉,从讨丹杨。策身临行陈,纮谏曰:”夫主将乃筹谟之所自出,三军之所系命也,不宜轻脱,自敌小寇。原麾下重天授之姿,副四海之望,无令国内上下危惧。”

光有名气、受人尊重是不够的,还必须有具体的行动、举措证明张纮的作用和能力。通过历史记录可以发现,张纮对于孙吴政权有四大功劳:

建安四年,策遣纮奉章至许宫,纮至,与在朝公卿及知旧述策材略绝异,平定三郡,风行草偃,加以忠敬款诚,乃心王室。留为侍御史。少府孔融等皆与亲善。

第一.张纮为孙策政权确定了堪与《隆中对》媲美的国策,明确了孙吴政权的发展方向。《三国志·孙策传》注引《吴历》云:初策在江都时,张纮有母丧。策数诣纮,咨以世务,曰:“方今汉祚中微,天下扰攘,英雄俊杰各拥众营私,未有能扶危济乱者也。先君与袁氏共破董卓,功业未遂,卒为黄祖所害。策虽暗稚,窃有微志,欲从袁扬州求先君馀兵,就舅氏于丹杨,收合流散,东据吴会,报雠雪耻,为朝廷外籓。君以为何如?”纮答曰:“既素空劣,方居衰绖之中,无以奉赞盛略。”策曰:“君高名播越,远近怀归。今日事计,决之于君,何得不纡虑启告,副其高山之望?若微志得展,血雠得报,此乃君之勋力,策心所望也。”因涕泣横流,颜色不变。纮见策忠壮内发,辞令慷慨,感其志言,乃答曰:“昔周道陵迟,齐、晋并兴;王室已宁,诸侯贡职。今君绍先侯之轨,有骁武之名,若投丹杨,收兵吴会,则荆、扬可一,雠敌可报。据长江,奋威德,诛除群秽,匡辅汉室,功业侔于桓、文,岂徒外籓而已哉?方今世乱多难,若功成事立,当与同好俱南济也。”策曰:“一与君同符合契,有永固之分,今便行矣,以老母弱弟委付于君,策无复回顾之忧。”

建安五年,曹公闻策薨,欲因丧伐吴。纮谏,以为乘人之丧,既非古义,若其不克,成雠弃好,不如因而厚之。曹公从其言,即表权为讨虏将军,领会稽太守。曹公欲令纮辅权内附,出纮为会稽东部都尉。时曹公为司空,欲加恩厚,以悦远人,至乃优文褒崇,改号加封,辟纮为掾,举高第,补侍御吏,后以纮为九江太守。纮心恋旧恩,思还反命,以疾固辞。

这个发展国策,受到后世研究者的高度评价。方诗铭先生在《三国人物散论》中说:

建安十三年,后权以纮为长史,从征合肥。合肥城久不拔,纮进计曰:”古之围城,开其一面,以疑众心。今围之甚密,攻之又急,诚惧并命戮力。死战之寇,固难卒拔,及救未至,可小宽之,以观其变。”议者不同。会救骑至,数至围下,驰骋挑战。权率轻骑将往突敌,纮谏曰:”夫兵者凶器,战者危事也。今麾下恃盛壮之气,忽强暴之虏,三军之众,莫不寒心,虽斩将搴旗,威震敌场,此乃偏将之任,非主将之宜也。原抑贲、育之勇,怀霸王之计。”权纳纮言而止。既还。

张纮完全同意孙策的既定策划,而且进一步加以发挥,比孙策更加明显。在表述中,孙策还不敢正面提到消灭袁术,全部攻占扬州,以及夺取刘表所据有的荆州。张纮则明确说“荆、扬可一”,即是在“收兵吴会”后,立即消灭袁术,并乘胜进攻刘表,夺取荆州。同时他还不满意既定策划的最后目标,仅在于建立一个割据性的地方政权,亦即孙策所说的“外籓”,而是“据长江”,攻灭异己。然后打着“匡辅汉室”的旗号,一匡天下。这个建议,有的属于当前的,有的则是远景,补充并发展了孙策的既定策划。这是孙策政权建立和发展的蓝图。从此,张纮成为孙策政权的重要谋士之一。

建安十四年,权将复出军,纮又谏曰:”自古帝王受命之君,虽有皇灵佐于上,文德播于下,亦赖武功以昭其勋。然而贵于时动,乃后为威耳。今麾下值四百之厄,有扶危之功,宜且隐息师徒,广开播殖,任贤使能,务崇宽惠,顺天命以行诛,可不劳而定也。”

建安十六年,纮谓权曰:”秣陵,楚武王所置,名为金陵。地势冈阜连石头,访问故老,云昔秦始皇东巡会稽经此县,望气者云金陵地形有王者都邑之气,故掘断连冈,改名秣陵。今处所具存,地有其气,天之所命,宜为都邑。”后权从之。令还吴迎家。

建安十六年,纮临困,授子靖留笺曰:”自古有国有家者,咸欲脩德政以比隆盛世,至于其治,多不馨香。非无忠臣贤佐,闇于治体也,由主不胜其情,弗能用耳。夫人情惮难而趋易,好同而恶异,与治道相反。传曰lsquo;从善如登,从恶如崩rsquo;,言善之难也。人君承奕世之基,据自然之势,操八柄之威,甘易同之欢,周礼太宰职曰:以八柄诏王驭群臣。一曰爵,以驭其贵。二曰禄,以驭其富。三曰予,以驭其幸。四曰置,以驭其行。五曰生,以驭其福。六曰夺,以驭其贫。七曰废,以驭其罪。八曰诛,以驭其过。无假取于人;而忠臣挟难进之术,吐逆耳之言,其不合也,不亦宜乎!虽则有衅,巧辩缘间,眩于小忠,恋于恩爱,贤愚杂错,长幼失叙,其所由来,情乱之也。故明君悟之,求贤如饥渴,受谏而不厌,抑情损欲,以义割恩,上无偏谬之授,下无希冀之望。宜加三思,含垢藏疾,以成仁覆之大。”道病卒。权省书流涕。

论张纮

张纮,在小说《三国演义》中的名头也算是非常响亮的。小说第十五回”太史慈酣斗小霸王孙伯符大战严白虎”中是这样写的:

瑜谓策曰:”吾兄欲济大事,亦知江东有二张乎?”策曰:”何为二张?”瑜曰:”一人乃彭城张昭,字子布;一人乃广陵张纮,字子纲。二人皆有经天纬地之才,因避乱隐居于此。吾兄何不聘之?”策喜,即便令人赍礼往聘,俱辞不至。策乃亲到其家,与语大悦,力聘之,二人许允。策遂拜张昭为长史兼抚军中郎将,张纮为参谋、正议校尉,商议攻击刘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